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奥术神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扼住命运的喉咙(大章 节加更)

第五十七章 扼住命运的喉咙(大章 节加更)

文/爱潜水的乌贼
奥术神座 本章字数:6038 奥术神座txt下载
推荐阅读:末世之奶爸追上门 钻石婚约,帝少的千亿萌妻 酒娘子 总裁,想明白了再结婚! [美食]穿来就变成“娘亲” 外宅春韵 胖子的末世生涯 神兽管理员 仙家子逆袭日常[穿越] 商女谋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音乐家协会三楼的理事办公室内。

    奥赛罗严肃的淡灰色双眼看着面前的维克托:“维克托,你该做出决定了,整整二十分钟,难道都不能让你挑选出你满意的乐曲?它们可是你过去二十多年里音乐灵感的结晶。”

    维克托脸色惨白、表情呆板,坐在奥赛罗对面的椅子上,身前的桌子摆满了属于他的乐曲,可他双眼看过去是一片迷茫,没有焦距,就像透过这些乐曲在看着另外的事物,那可能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件乐器小提琴,也可能是阴森冰冷的墓园。

    听到奥赛罗的话后,他嘴唇微微颤着,艰难地开口:“能让我再想一想吗?奥赛罗理事。”

    与他一起坐在奥赛罗对面的沃尔夫带着强烈讽刺意味地笑道:“再想一想,你能想出更好的乐曲吗?维克托,好了,不要再硬撑了,或许你觉得平庸的作品里面也有不错的乐曲呢?不要浪费奥赛罗理事的时间了,他等待着与公主殿下共进午餐。”

    奥赛罗点了点头,拿出一只怀表看了看:“公主殿下邀请我共进午餐的时间是一点整,马车从协会到拉塔夏宫的时间是十五分钟,不过昨晚暴雨直到现在都还没停,很多地方有严重的积水,需要绕路通过,至少应该提前十分钟出发,而在此之前,我还会午睡一个小时,防止疲劳让我失去风度。维克托你没有多少时间了,最后十分钟,你如果还不能确定,那就让沃尔夫代替你,他刚受拉法蒂伯爵的邀请举行过音乐会,和乐队的配合没有任何问题。”

    拉塔夏宫就是瓦欧里特公国的宫廷所在。

    沃尔夫的眼神中透出极端的热忱和渴望,凭借自己在贵族中经营的关系,只要能够在圣咏大厅举行音乐会,只要音乐会没有出现大问题,自己就能在音乐道路上更进一步,日后很可能成为协会的理事,他深吸一口气,看着维克托:“维克托,我并不想抢走你的演出机会,但为了协会,你必须做出决定了。”

    维克托收回目光,凝视着桌子上的乐谱足足两分钟,然后伸出右手指着一份乐谱:“就它吧。”

    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和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仿佛抽空了维克托浑身的力气,让他瘫倒在椅子上,不过一旦做出了决定,维克托虽然充满了失望和不甘,但心里还是产生稍微放松的感觉,至少不用再费尽心力和燃烧灵魂地想新乐曲了,那首足足折磨了自己九年还没有完成的乐曲。

    “也许这是一件好事,不会每晚被折磨地无法入睡了。”维克托麻木而绝望地想着。

    奥赛罗满意地拍了拍手:“维克托,你能做出决定,我很开心,不过你的精神状态有些问题,如果在音乐会前无法恢复,我这里有一些药剂可以帮助你,只是会对你的健康有一点影响。好了,你们出去吧,我要午睡一个小时。”

    沃尔夫带着浓浓的失望,和仿佛连走路都变得艰难的维克托一起往办公室外走去,当木门关上的时候,他充满恨意地看了维克托一眼:“好好享受你最后一次圣咏大厅音乐会吧,不要让你的夫人在天堂山失望

    。”

    “你……”维克托不能接受别人用自己的夫人来攻击自己,愤怒地看向沃尔夫。

    沃尔夫摊了摊手,鼻子冷哼一声,尖刻地道:“为什么看着我?会让你夫人失望的是你,而不是我,维克托。”

    说完,他冷笑着离开,维克托则像是被击中了要害,捂着脸蹲在了地上,让旁边一直等待的洛特、菲丽丝、希罗多德慌张起来,赶紧将他扶起。

    “让我去休息室冷静一下,下午开始练习所有乐曲。”维克托声音虚弱地说道。

    洛特、菲丽丝和希罗多德苦涩地互相看了一眼,现在该开始考虑怎么让维克托先生振作的问题了。

    …………

    离开维克托的家,路西恩举着雨伞,在磅礴的大雨中奔跑着,雨水随着大风吹到雨伞里,将路西恩的衣服再次打湿,让路西恩还未恢复的虚弱又明显起来。

    这样被大雨激起的白色水雾所弥漫的道路中,来往的行人和马车都非常少,让路西恩能够跑得很快而不必担心障碍,可问题在于跑一段距离后,路西恩就不得不因为身体的虚弱而停下来喘气,在于大风吹着雨伞阻挠着路西恩前进。

    “也许早到几分钟,就能在名单送到娜塔莎公主手上之前阻止。”路西恩绕过积水很深的地方,在淹到脚踝的大街上一边慢走一边喘着气,喘完后又继续跑起来。

    跑动中,路西恩手上的雨伞被大风吹得往后弯曲,让虚弱的他都快拿不住雨伞了。

    “反正衣服都被打湿了。”没有犹豫,路西恩将雨伞收起,夹在手臂内侧,任由大雨浇落到身上,快步飞跑。

    这次,没有了雨伞的阻碍,路西恩在大雨里横冲直撞,速度变得更快。

    只有尽力,才能不后悔,路西恩一直以来的坚持、奋斗、执著和执拗在这一刻都完全展现了出来。

    豆子大小的雨水打在脸上,有一种微痛的感觉。

    …………

    正常二十分钟以上,才能从维克托家到达音乐家协会,可是路西恩仅仅只用了六分钟。

    十二点四十一分,音乐家协会大门外,路西恩双手按在膝盖上,背弓着,大口地喘着气,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水珠顺着脸庞滴落在大门外的花纹岩石上,衣服被完全淋透,显得非常沉重。

    稍微缓和一点后,路西恩推开大门,走进了大厅。

    艾琳娜看到路西恩的模样吓了一跳,从木柜后走了出来:“路西恩,外面的雨这么大吗?你打着雨伞也被淋湿得如此严重?”

    “没什么。艾琳娜,维克托先生在哪里?”路西恩赶紧问道。

    艾琳娜想了想:“应该是在他的休息室吧,我看到菲丽丝端着午餐上楼去了。”

    “谢谢。”路西恩将雨伞递给艾琳娜并道谢后,急匆匆转身往楼梯上跑去

    艾琳娜奇怪地看着路西恩背影:“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

    虚弱的路西恩艰难而飞快地爬着楼梯,一分钟后就到了维克托的休息室,咚咚咚敲起了门。

    来开门的是洛特,他脸色非常不好,看到路西恩只是点了点头,对他过来并没有疑问。

    路西恩走进休息室,看到维克托坐在书桌之后,仿佛失去了所有热情和希望般将脸埋在双手中,对有人敲门没任何反应,就像一副失去了色彩的油画。

    而菲丽丝、希罗多德,以及听说了这件事情赶过来的莱茵,都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沉默着,面前摆着的简单午餐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减少一点。

    “维克托先生确定乐曲名单了?”路西恩向他们问道。

    洛特、菲丽丝和希罗多德都没有心情回答,只有莱茵点了点头:“是的,用得原来的一首乐曲。”

    路西恩喘了口气,将涌起的失望和挫败压住,走到维克托面前,双手撑在书桌上,大声地说:“维克托先生,我写出了一首非常棒的乐曲,希望您能听听,我觉得一定可以给您灵感,让您谱写出完美的交响乐曲。能够去更换确定的曲目吗?”

    事情还有一点希望的,路西恩急切中,在语气和措辞上没有太斟酌,显得很无力,有些话也说得过于直白。

    “你写出乐曲来了?”希罗多德在失望、悲怒的情绪中听到路西恩的这句话,是好气又好笑地反问道,这种严肃和悲哀的气氛下,这个家伙竟然还在发疯!没有半点人性!

    同样的,菲丽丝美丽的红宝石般的瞳孔带着怒火看向路西恩,明显地表示出她的不满和愤怒,这个时候可不是胡闹的时候!

    而洛特则走了过来,准备拉开路西恩,不让他刺激到维克托先生。

    维克托似乎没有听到路西恩前面的一句话,虚弱、疲惫的声音从手掌心里透出来:“没用的,十分钟前,奥赛罗理事就去拉塔夏宫与公主殿下共进午餐了,无法更换曲目了,没有希望了。”

    “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吗?”

    路西恩听到奥赛罗已经去了拉塔夏宫,顿时升起了巨大的挫败感,被洛特从书桌前轻松拉开:“路西恩,不要再玩弄你的小聪明了,安静,必须安静!”

    虽然产生了严重的失败感,但路西恩总觉得还有一点希望,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下,应该还有希望,于是一边被洛特拉着后退,一边急切地、恳切地说道:“维克托先生,再争取一下,应该可以更换曲目的!雨这么大,有可能赶上奥赛罗理事的!”

    “没用的,没有用的。”维克托梦呓似地低语着,头也没有抬,似乎已经没有力量支撑自己,只有绝望在缠绕。

    即使觉得路西恩在发疯、在胡闹,可他这样诚恳、这样努力地争取着,还是让洛特、菲丽丝、希罗多德产生一种相同的感受,不过想到事情已经注定、命运已经安排好,他们就涌起了深深的无力感,像维克托一样,有气无力地斥责着路西恩:

    “不要再妄想了,路西恩,虽然我们也很想去争取,但没有用的,只能放弃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奥赛罗理事可能已经抵达拉塔夏宫,没用的,路西恩,放弃吧

    。”

    “即使奥赛罗理事还没有到达,可新的乐曲谱写好需要多久?演奏好现在的曲目,或许也能获得成功。”

    一片失望放弃的气氛中,路西恩退后几步,只觉得自己非常的疲惫、非常的失望以及自责:”也许真的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受伤请假,如果……”

    “反正不是我的事情,失败就失败吧。”被感染得灰心丧气,路西恩似乎也变得像休息室内的其他人,没有了色彩,只是一片灰暗。

    但马上,路西恩就想起维克托这几个月里对自己的关怀和照顾,想起自己三个礼拜的、充满期望的、毫不懈怠的钢琴练习,想起自己冒着暴风雨赶过来的坚持和不放弃,再看到维克托仿佛死人一般的状态,看到洛特、菲丽丝等人失望但没有任何改变结果想法的表情,路西恩心里就有一股更强烈的情绪浮现:

    那是深深的不甘心,自己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和努力,难道就安心接受这样的结果?

    那是还想试一试的想法,为什么要抱怨已经发生的事情,而不去争取现在和未来呢?!

    那是不管有多大的阻难和困扰,都要去面对、去克服,去把握住希望的信念,怎么能现在就放弃?!

    路西恩深吸一口气,环视了休息室一眼,找到了那台钢琴,这是由于维克托、莱茵改造出钢琴这全新的乐器,于是被协会赠送的一台,它放在休息室只是一件装饰品,表示着维克托在这件乐器上所发挥的作用。

    挣脱洛特的拉扯,路西恩快速跑了过去,坐在钢琴凳子上,打开琴盖。

    “你要干什么?!路西恩!”洛特和希罗多德同时愤怒地吼道,菲丽丝更是站了起来,往路西恩背后走来,因为她距离钢琴最近。

    只有莱茵好奇又好笑地看着路西恩的举动,三个礼拜的时间,能有什么乐曲?

    路西恩没有说话,带着强烈的情绪,双手重重地按了下去。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让人恐惧的、充满震撼力的有力音符在休息室内响起,维克托双手一个颤抖,没有支撑住脑袋,整个人猛地一弹,坐直了起来,茫然地看向钢琴的方向。

    菲丽丝、洛特和希罗多德心灵一阵颤动,在原地呆了一呆,才想起去阻止路西恩。

    而这个时候,仿佛狂风暴雨般的后续弦律随着路西恩的弹奏开始出现,快速、激烈而震撼。这样的弦律接连不断,就像是毫不留情的苦难,就像是大海里疯狂的巨浪,就像是战场上响起的号角、潮水般的敌人,不给人任何喘息机会地袭来。

    其中偶尔会有一小段舒缓的弦律,却往往带来更加激烈、更加绝望、更加困难的局面,似乎是死亡之前的短暂平静。

    但面对这巨大的困难,面对这深深的挫折,却没有人放弃,都在坚定地奋斗着,在英勇地搏杀着,让人紧张,让人揪心,这仿佛巨浪翻滚的大海上,一只渔船的所有水手都在齐心协力地操纵着帆桨,与恶劣的环境搏斗,在上下漂浮而不倾覆,仿佛鲜血飞溅、满地尸体的战场上,一个个的方阵面对铺天盖地的箭矢、飞矛毫不动摇,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补充,依旧维持整齐的队列

    这样震动人心的弦律,让菲丽丝、洛特和希罗多德都猛地停住,充满疑惑和茫然地看着路西恩的侧面,看着他还在流淌着水珠的脸庞,而莱茵则一下站了起来,似乎无法压制心中的情绪。

    路西恩咬牙切齿地弹着:

    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要放弃?!

    还可以去追赶奥赛罗男爵,即使赶不上,还能去找娜塔莎公主要求更换曲目,哪怕她不答应,也还能用音乐的魅力去折服她,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要放弃?!

    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就不能放弃!

    情绪融入了音乐当中,命运交响曲的第一乐章越来越激烈,让旁边停住的洛特和菲丽丝等人都忍不住浑身颤抖。

    究竟是命运让你放弃,还是你自己放弃了自己?

    究竟是命运打败了你,还是困难和挫折打败了你?

    一阵阵激烈的、震撼的弦律仿佛利箭般刺穿了维克托的心灵,让他背下意识地挺直,觉得这是主在拷问着自己。

    路西恩双手飞快弹奏,情绪与音乐共鸣,然后被音乐感染得更加激烈,想起了自己几个月里跌宕起伏的遭遇:

    我想要平静的人生,想要温暖的家庭,想要疼爱自己的父母亲人,但莫名穿越而来,失去一切,充满痛苦,而且还看见女巫被烧死,被逼迫去下水道冒险;

    我想要学习文字,想要更好的生活,却被黑帮阻拦,被他们殴打;

    我想要安安静静地学习魔法,但这里是阿尔托,是教会势力非常强大的阿尔托,我只能冒着生命的危险,不停地游走在黑暗和光明的边缘,一次次地面对死亡。

    我放弃了吗?我放弃了吗?!

    我没有放弃!

    只要还没有死亡,我就要奋斗,我就要改变自己的人生,改变自己的命运!

    路西恩的情绪越来越浓烈,动作癫狂地仿佛心脏病要发作,激荡的弦律里充满了不屈的意味:

    究竟是命运让你失去希望,还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希望?

    究竟是命运使你屈服,还是你自己服从了“命运”?

    究竟是命运注定了你的人生,还是你选择了命运?

    不,只要我还活着,我还能思考,我就不会选择放弃,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我要迎着挫折向前,我要打败所有苦难!

    一个个的激荡音符中,维克托忍不住站了起来,双拳握紧。

    ps:命运这几个排比句,来自于好基友起司猫,偶然看到他写得这几个句子,觉得比我原本准备得更好、更锲和,因此争得他同意后使用,非常感谢。

    再ps:五千字大章,相当于加更了!

    看武动乾坤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六章 守夜人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八章 这是命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