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唐砖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节杀不了人,还杀不了狗

第十六节杀不了人,还杀不了狗

文/孑与2
唐砖 本章字数:3036 唐砖txt下载
推荐阅读:逆天魔仙 魂牵 洪荒战神 正太的韩娱 都市大儒 爱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 歌王 老是穿进同一本书 末世之僵尸女王驾到 她回来了
    还好,程处默偷了一坛葡萄酿请自己喝酒,一口下去,温热的酒浆让人燥气上升,一巴掌打下程处默举碗的手。

    “糟蹋东西,葡萄酿没冰怎么喝?”

    “为兄也知道葡萄酿冰镇后喝起来舒爽无比,但这是陇右,咱来这是为了镇压羌人的,连兰州城陛下都不让进,只能在荒野扎营,你让哥哥上哪去弄冰回来?”听得出,程处默也一肚子牢骚,没办法,李二陛下此时正打算整顿军队,绝不肯让军队骚扰地方,估计满大唐的军兵此时都一样住在帐篷里。

    “住城里这是梦想,但弄点冰还是可能的。你只要找到硝石,我就能给弄出冰来。”听云烨这么说,程处默连方法都懒得问,起身就去了后勤营,他记得那里应该有硝石,狼烟里就有这东西。一盏茶的时间,程处默就拎着一大袋硝石回来了,云烨找了一口缸,将硝石统统倒进缸里,倒进大半缸水,只见水和硝石剧烈反应起来,水花翻滚,不时有爆破声传出,待水面平稳,云烨将准备好的凉开水倒进铜盆,让铜盆漂在水面上。不一会,在程处默大眼的注视下,水面开始有白色的冰纹出现,顿饭功夫水缸面上就被白色的并覆盖了,铜盆里的水也开始结冰。程处默小心地拿手碰一碰冰面,倒吸一口凉气:“兄弟你怎么做到的?六月天热死人的天气里结冰,说出去谁信?”

    “闭嘴,不知道就别问,明年,咱哥俩还要靠它发财呢,你不知道小弟我现在还是一穷光蛋。”程处默挠着头,果然不再问,他总觉得自己兄弟要挣钱不是一件难事,完全没必要现在就作准备。不过,能喝到冰镇葡萄酿才是正事。

    兄弟俩躺在高高的草料堆上,喝着爽口的冰镇葡萄酿暑气全消,冰块撞击着碗壁叮叮作响,此时听来就像一曲动人的小曲。让二人从头顶舒爽到脚心,谁也没了说话的心思,只是看着漫天的星斗发呆。程处默一口抽干碗中美酒,乘着凉意倒头就睡,不一会,如雷般的鼾声响起。云烨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碗里的美酒,望着银河边的牛郎星苦笑不已,那会是自己的真实写照吗?传说中他们一年还有相逢的一天,而自己与妻儿相隔一千三百八十年恐怕此生无缘再见,遂举起碗中残酒遥敬织女星嘴里轻轻道:“保重”说完喝干酒,将碗远远地扔向未知的黑暗。

    突厥人退去了,不但带走了三万汉奴,还有李二陛下的互不侵犯的承诺。长安府库的财帛为之倾空。这些得意洋洋的强盗出原州,灵州自怀远遁入茫茫草原。程咬金手捧李二陛下手书嚎啕大哭。一万两千将士整衣束甲拜倒在帅帐前,数名悍将披发刺面请求出征,决心以血洗刷渭水之盟带来的奇耻大辱。程咬金与副帅牛进达割腕起誓曰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但我军势弱,军备不齐,粮饷不济,国内叛乱不止,吐蕃,吐谷浑虎视眈眈,稍有不慎大唐既有倾覆之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且荣我等荡平国内之叛贼,待兵精粮足,必与诸君会猎草原,与突厥决一死战。诸军士大哭而还,一时间,大营之中磨刀霍霍,愤懑之气充塞天地间。为使大军怒气得以发泄,兰州,肃州,仅剩的羌人遭到灭顶之灾,为追杀叛逆,大军兵进河洲,吐谷浑风声鹤?,一边大军开往边境,一边派使节赴长安斡旋。

    云烨一直随大军奔波在陇右大地,亲眼看着羌人这个曾经辉煌的种族消失在民族之林,除少数羌人遁入深山,逃往荒原,其余羌人青壮皆被斩杀,妇孺为奴为婢。可以说整个羌人部族为一时痛快付出惨重代价。亲眼看到一个种族的覆灭,给云烨带来极大的心灵冲击。兴亡千古事,盛衰一夜间,汉民族能在地球上屹立五千年,几经风雨摧折,却又老树发新枝,是何等的不易,又是何等的幸运。而现在,汉民族又将迎来新一轮的**。云烨暗暗思量,自己的到来能否把这即将到来的盛世华章谱写的更加完美呢?

    车辚辚,马萧萧,路人弓箭各在腰,大军行进尘土飞扬,哗哗的甲胄撞击声不绝于耳

    。程处默全身明光铠,在烈日的照耀下就像一只巨大的火炬,晃得人睁不开眼。就在他旁边一匹马把头伸进一辆马车的车厢内,似乎在躲避小程的光芒,只是不停摇晃的尾巴暴露了它此时愉快的心情。程处默胯下枣红马幽怨的看着背上空无一人的旺财,埋下头继续吃力的驮着沉重的主人前行。旺财当然有理由愉快,车厢里一片冰凉,一块硕大的冰块散发着寒气,车厢外暑气逼人,车厢内凉爽宜人,云烨翘着二郎腿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不时往嘴里扔一颗豆子,日子过得逍遥自在。旺财不时舔一口融化的冰水,偶尔云烨也会抓一把豆子塞进旺财嘴里。一人一马在大军的洪流中显得惬意无比。云烨的马车后跟着长长地车队,这是程大将军攻破河洲羌人老巢时得到的缴获,数十车硝制好的羔羊皮,钱财之物已分?军士,妇孺奴仆自有地方上发卖,收入会归入国库,大军上自将军,下至马夫,每人好处均沾,自是士气风发。云烨也有好处,没人看上的硝石整整拉了十车,河洲本就是硝石产地,产出的硝石纯度高,杂质少,是硝制皮张的最佳原料。本来最多装一车,程大将军在享受冰镇葡萄酿后一车就变成十车。

    程处默终于从初得明光铠的梦游状态中醒过来,只觉得身体仿佛困在蒸笼中似的,汗水像小溪从头顶顺着脖颈流到腰间,靴子里全是汗水,马背上也湿了一大片。回头看看云烨的特制马车,再往前看看中军大旗离自己足有半里地,喊过领队的果毅校尉,声称自己需要更衣,让他小心从事,重中之重是见到大将军需要向自己通风报信。戴着斗笠,身披薄甲的果毅尉同情的看着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折冲校尉大人说了声万事有我。程处默拍拍下属的肩膀表示感谢就一头冲进云烨的车马车,马车发出超载的咯吱声,先一脚把旺财的大头踹出去,再抱着那块冰再不松手。云烨见状抄起冰好的凉茶把壶嘴塞进程处默嘴里,像浇花一样给他灌水,一壶凉茶喝个精光,一阵舒服至极的喘息声才从程处默嘴里传出。

    “明光铠简直是战场上最优秀的靶子,堪称羽箭的吸引器,除了烧包,头脑发热者,还有谁在大热天穿这玩意。”

    云烨鄙夷的瞟凌晨触摸一眼,从身后抽出一条布巾仍在这家伙脸上。

    “哥哥我愿意,明光铠在京师我就想往有一件,可老爹不同意,自己造又太贵,没想到在陇右找到一件,你不知道,尉迟大傻有一件,在长安的时候这家伙天天穿着在我们面前显摆,吃饭的时候都不脱下来,用刀子扎着菜往嘴里送,还说这样吃饭才是男儿本色,虽然被他老子臭揍一顿才脱下来,可到底让哥哥我不痛快,今好不容易得到了,不穿更待何时。”程处默擦着脸闷声闷气的解释。

    “待到长安,我给你设计一套战甲,你现在把这玩意扔了,马车都快要压坏了,这么重的铠甲,再加上你的体重,你指望有哪**可以驮着你战斗?你是马上将军,灵敏,快速是你的长处,现在套上这件废物,跑不了多远马就会撑不住,没了马,你还能有多少战力?"云烨慢条斯理的劝解程处默。双手替他解开束甲丝绦,脱下甲,程处默明显轻松许多,八十斤的盔甲,被亲兵送到辎重车架上。重新换上短衣皮甲,程处默敲下一大块冰咬得咯吱咯吱直响,也不怕崩掉牙。

    程处默又跨上战马,酷日虽烈,但军法无情,哪怕自己是大将军的儿子。云烨可以躺在马车上,因为他不是武职,再说他有羊角风,大将军特许他乘坐马车。这次陇右平叛,左武卫作为预备队主要是军中大数是新兵,从未上过战场,

    这回拉到陇右也有练兵的意思,拿羌人给左武卫新兵练手正合适,这见过血的军队风貌就与刚来时不同。来时军中气氛热闹非凡,这些新兵几乎是一路笑闹着开到陇右,现在大军出行,整个队伍鸦雀无声,只有哗哗的甲叶撞击声和军靴触地轰轰声。血红的唐字牙旗正在随风飘扬。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五节 命贱如草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十七节意志(快捷键 →)